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[珍宝岛老兵][原创]谁让咱们是军人呢!——珍宝岛战争前后的“密战”(1)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18/12/07 Click:

谁让咱们是军人呢!——珍宝岛战争前后的“密战”(1)

看了电视剧《密战》,为剧中敌我两边斗智斗勇,敌人的特务无孔不入的剧情深深招引。进步咱们全民的保密认识,都来为国家的安全出把力,至少是不泄密,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。联想到我1969年的阅历和见识,这可不是编的剧,是活生生的案例,写出来与咱们共勉。

在履行边防使命的前两个月,部队就做了相应的预备,包含学习俄语战场喊话等。部队只知道要出去履行使命,详细什么使命、到什么当地去,谁也不知道。并且明确规则,中止省亲、禁绝写信、家族来队禁绝探望,禁绝独自外出。一直到上了火车(闷罐车),也不知道车往什么当地开,干什么当地去。到了***再往前的一个小站,才举行营连干部会。连长回来后向全连中传达了履行边防使命和下车后的注意事项,保密工作做得是不错的。

抵达作战区域后的前几天,除了由介绍防区的我情外,就是敌情教育、保密教育。令我震动的是,敌方的状况介绍得适当祥细,包含军力布置、兵器装备,甚至连对方团以上干部的名单都有。几天后,还有令我更震动的,我团到防没有一个星期,敌方的电台就播送了我团的音讯,不光编号精确,甚至连我团的战史都一览无余,咱们惊呼无密可保。

团里为了破除咱们的无密可保的心情,在加强保密教育一起,又做了许多详细的规则,其间一条是禁绝用当地的信箱邮递家信。但是一直到两个月后才开了***鬃信箱。部队留守人员也没有将家信及时转过来,最心爱我的祖母逝世后家时发的电报是三个月后才收到。我悲伤的掉下眼泪,可有什么方法,连长安慰我,谁让咱们是军人呢?

本文内容于 12/16/2009 9:42:59 PM 被仲寅修改

[ 转自铁血社区 http://bbs.tiexue.net/ ]